亲爱的房客百度云网盘资源下载

作者: 1tk 日期: 2021-03-04 12:14:50 人气: - 评论: 0

敢想敢拍,年度最佳华语酷儿电影终于出现,它当之无愧!

小男孩悠宇一个人握着双膝想躲在黑暗的客厅里,窗外是基隆港傍晚后准备出海或是回港的灯火,他应该是想等着什么。等着能拥抱他的人靠近他、等着熟悉与亲近的家人打开电灯,在这一片黑暗之中,他只是想要一些光亮让他不这么害怕,害怕的是什么,或者是他不够了解的秘密……?

是啊,这世界有好多很痛、麻烦又一点也不想面对的事情,但他们都在《亲爱的房客》里面对了。

电影《亲爱的房客》在扎实饱满的剧情中,通过角色彼此温暖真挚的情感突显社会刻板印象让人难以招架的杀伤力,看似缓慢的步调却带给观众最深刻的共鸣与体悟。

2006年首部长片《一年之初》就夺下台北电影节百万首奖的导演郑有杰,这次同样选择在北影做世界首映的新片《亲爱的房客》也承袭他过往作品多半聚焦在社会议题,并对片中角色的身份认同与人际交往做出深入描写的创作风格,让电影从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的家庭关系出发,在以悬疑剧情作为基底的故事之下,带着观众从探究嫌犯为主角林健一的这起命案真相切入,看见社会弱势与少数族群内心那些说不出口的苦衷。

《亲爱的房客》最惊人是故事给观众带来的吸引力,除了进场前我们不会发现电影带有悬疑元素之外,整部作品最核心的同志主题在家庭关系的包装下也算是保密到家。

也正是如此,导演郑有杰以倒叙和插叙的说故事方式,带着观众跟随警检的调查,从这个家庭的日常互动与角色本身对过往记忆的回顾过程中抽丝剥茧,逐渐理解电影里房客、房东和孩子这几位人物彼此的关系,才更加深《亲爱的房客》故事本身所具有的矛盾纠结。

在案件的侦查庭上,林健一面对检察官询问他作为一位顶楼加盖的“房客”,为什么这些年来要照顾生病和年幼的祖孙俩,并支付这个家庭的所有生活开销,只回答一句:

“如果我是女生,你还会问我这个问题吗?”

这句话不仅直接道出他内心所有的无奈,也让导演通过这段许多人可能不假思索就提出的疑问,把同志成家可能会受到旁人异样眼光看待的现象在《亲爱的房客》中作出血淋淋的真实呈现。

因此《亲爱的房客》整个故事围绕在这段无法被外界理解的情感关系之上,导演郑有杰透过巧妙的剧情编排,先利用主角林健一对这个家庭的付出,让我们了解同性与异性之间其实也没有任何不同,再藉由这些年来他在片中遭遇人们的不平等对待,引发观众内心产生“为什么社会大众直到现在还会对他们抱持偏见,明明说自己没有歧视,却还是打从心底无法承认这一层关系?”的反思。

或许这就是《亲爱的房客》希望我们去思考且希望去改变的现象。

如同导演以穿越合欢山云雾缭绕的空拍镜头作为《亲爱的房客》开场。

“山”是整部电影非常重要的意象,不仅让林健一能远离世俗的眼光,也承载着他跟爱人共度美好时光与遭遇山难意外的复杂记忆。

《亲爱的房客》作为一部以家庭作为主题的电影,或许同性伴侣在逃避与寻求安定之间的转换,就是电影除了有合欢山、雪山场景之外,导演会选择在基隆这个跟海港有紧密连结的城市拍摄,甚至让片中人物在顶楼就能看到基隆港的原因。

山与海两者表面看似互相对立,但事实上却也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在外地漂泊的灵魂终究必须找到归宿。

因此就像导演说电影主要讲述的是爱的“极限”与“界限”,《亲爱的房客》一方面藉由这起没人想看到的悲剧事件,描写片中这段旁人无法理解的表面关系背后,家庭成员之间互相依赖且难以分离的情感。

另一方面也透过现实世界无法避免的价值观冲突,让片中四位曾经都犯下过错的大人,告诉观众在因为失去珍爱之人而感到悲伤与痛苦时,不应该被自身过度的爱给全然蒙蔽,而是需要保持适度的空间。

在这个不全然非黑即白的世界中理清一件事的是非对错,试着寻求内心的和解与原谅。

只不过残忍的是,《亲爱的房客》在融入现实层面的人性和价值观等种种复杂因素之后,导演也让观众亲眼见证这个从无到有的“家”是如何被社会的世俗眼光与不健全体制给活生生地摧毁。

在片中绝美山景、海港,以及片尾那不成熟的钢琴乐曲和搭配下,这种经过付出与努力之后好不容易建立的情感关系,最终却只能以一封信来尽自己身为父亲的义务。

里头写着:在未来你可能会碰到很多很讨厌、很莫名奇妙的事,但你要记住这些都不是你的错。这些对应到主题曲《在梦里》歌词:‘在梦里一起回家。’这都为《亲爱的房客》整个故事增添更多凄美与无法实现的遗憾。

爱是一种即便你知道前方拥有世界上所有最麻烦、感觉不公平与难过的挑战等着你,还是会让你无所畏惧地接受并前进的事情。

健一是这样的:他听着“阿姨”刻薄地问道他不要忘记了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让死去的儿子回来,依然帮她敷药;他追着悠宇在港边被回绝,质疑他到底是谁,还是愿意不守护着他。

或者他深爱的那个男人,曾经隐瞒着他结了婚生了孩子,还是一起回到了彼此身边一起攀登在一座又一座的高山之上。我说相爱或许就是这么一回事,在黑暗里试着要为彼此点一盏灯,让生活过下去。

“没有我你应该能过得比较轻松吧”“但有我会比较快乐吧!”

决定三人一起到法院登记领养的那天,悠宇问了健一这句话,厌世的他始终板着一张过于早熟而忧伤的脸孔,确实是个正常社会价值观念里那种家庭不健全、或是需要咨商辅导一样的孩子,但我们却从这句对白里就知道,孩子只是害怕爱是不是真的,那些或许曾经在记忆里经历过二个爸爸一起开心的新年,会不会都只是一场梦境?

而他所不了解为什么阿嬷在那一夜说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一片漆黑,将他唤醒后说的那些像失觉的话语,直不直得当成一个真的事情,悠宇像是一个中介在所有戏剧冲突底层毫无直接冲撞,却又握有了核心关键的角色。

郑有杰将白润音所饰演的悠宇调度搭上了莫子仪和陈淑芳的调性,三人所真正组成的家庭虽然仅仅几天时间,浓缩在了一张法院前的相片之中,但其实他们早已一起走了好久好久。那些好久的生活之中,让阿嬷早已放下了所有成见和迁怒,早已在心底感恩著这英俊的男媳妇。

我想起了南尼·莫莱蒂在《儿子的房间》的结尾,电影里同样是失去了年轻儿子的一家人旅行后,终于见到了那位心中可能初恋的女孩,知道了儿子曾经在这世界上拥有了人生之中一个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经历的幸福时光,似乎释怀了一些。周秀玉问着健一“儿子到底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幸福不幸福?”那样的情感同样饱满而动人,含着许多哀伤之后的温情。

从检察官对话中“如果今天我是女的你还会问我一样的问题吗?”延展出来性别和组成家庭的冲突,再一次次电影里当人们知道健一是同性伴侣时并不会刻意以异样角度去观看瓦解。

随着同性婚姻的合法化,我们看见一样边缘的家庭问题存在于城市的角落,年老病痛的、伴侣间争执后的,或是如同《楢山节考》、《爱慕》这类严肃论及安老善终争议的作品,悄悄地都放进了《亲爱的房客》中。

在健一记忆里一片迷雾茫茫和深爱的男人攀登的高山,是那样恐惧和阴影的存在,深夜来临后的黑夜里,是因拥有了为了答应好好照顾悠宇,一个所谓不轻松的负担,再次搭起的帐缝里,即便是那样知道世界会有好多好多麻烦的未来,他依然告诉了悠宇,要相信有人爱他。

黑暗之中会有光。不是远方山坡基隆港口闪烁不真实的灯火,反而像是梦里拥有翅膀的音符,轻轻的、温柔的,传递所有曾经拥有过一个家与彼此的美好。

整体而言,《亲爱的房客》没有把重点放在同性之间的爱情,反而在层层堆叠的叙事和角色情感的细腻描绘下,更进一步触及他们跟孩子与婆婆之间的关系。

如果说去年的台湾电影《阳光普照》让人看见在温暖阳光照射下背后所产生的阴影,那《亲爱的房客》就是藉由在黑暗中努力挣扎却还是几乎被吞没的光明,希望观众能给它更多的鼓励与协助。

许多人可能会认为同性议题只攸关少数族群的利益,我们不需要去特别关心,但看着电影在经过众人一番折腾,最终结果却要一位不相干的孩童去独自承担,我们往后还会继续抱持这样的想法吗?


发表评论
更多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访问排行

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至11532954(邮箱符号)qq.com我们会及时断开引用页面。

Copyright © 2020 - 2021 1TK资源网(http://www.1tk.com.cn/) Inc. 保留所有权利。

页面耗时0.0163秒, 内存占用1.15 MB, 访问数据库16次